第一艺术网 - 把握艺术动态、引领艺术风尚、做艺术行业领航者
加入收藏 设第一艺术网为主页
 

新星星艺术节:鼓励真正的当代艺术获得历史话语权

2018-9-4 编辑:admin 来源:第一艺术网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第七届艾佳生活新星星艺术节海报   廖廖:Not One Condition、不是一种状态   ——第七届艾佳生活新星星艺术节入围艺术家联展主题的阐释   “艺术评选”未必能够影响艺术,但是一定能够影响艺术家。一次艺术评选的几千件作品未必有艺术品或艺术家能够进入艺...
第七届艾佳生活新星星艺术节海报

  廖廖:Not One Condition、不是一种状态

  ——第七届艾佳生活新星星艺术节入围艺术家联展主题的阐释

  “艺术评选”未必能够影响艺术,但是一定能够影响艺术家。一次艺术评选的几千件作品未必有艺术品或艺术家能够进入艺术史,但是一定能够折射出一段时期的一个侧面。

  在刚刚结束的新星星艺术节的初选工作中,看了几千件青年艺术家的参赛作品,大概也算一览当代艺术青年创作的风貌。评选当中,包括学术总监吕澎在内的评委们最大的感受就是“不是一种状态”。在我个人看来“不是一种状态”的结论包含着几层意思。

  一是指成长于新世纪的这一代青年艺术家,与崛起于85新潮的上一代艺术青年已然是两回事,他们的成长教育的背景和时代精神都“不是一种状态”,因此他们的创作风格也“不是一种状态”。

  二是指在同一个时代中,青年艺术家们也有着不同的价值观,不同的关注点,他们的创作有着同一个时代的痕迹,但是个体的创作方向也明显的“不是一种状态”。

  三是指今天的诸多“青年艺术节”,或意在资本,或剑指权力,它们也“不是一种状态”。

  新世纪的青年艺术家与80年代中成长起来的上一代人显然“不是一种状态”,85新潮的艺术家从文革的思想禁锢中解脱出来,用几年的时间生吞活剥了西方现代艺术,他们的语言可能粗糙一些,但是情感更饱满,命题更宏大。因为有着浓重的家国情怀,他们的作品风格充满肃穆、伤痕、束缚、牺牲、救赎、暴力、悲情与仪式感。

  上一代的艺术家的集体主义情结非常浓厚,一是生于集体主义的时代,二是因为彼时的“当代艺术”要争取话语权,处于边缘界线的“当代艺术家”必须成立各种小团体,必须在圆明园艺术家村、宋庄等地抱团取暖,才能够争取到更多的进入公众视野的机会。

  上一代年轻人已经给当代艺术争取到了市场和一定程度的合法性,因此这一代青年不再需要自己去争取什么。今天的年轻人也不再像80、90年代的前辈们一样,在没有市场和没有体制认可的恶劣条件下苦苦挣扎。今天有许多艺术基金、画廊、艺术选秀在等着发掘新人,青年艺术家稍稍崭露头角,马上就可以签约、卖画、巡展、海外驻留。他们与没有市场也没有合法性上一代艺术青年的确“不是一种状态”了。

  在新世纪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,既没有背负沉重的历史包袱,也没有集体主义的烙印,他们的青春期就沉浸在丰富的物质世界和流行文化当中。相比起几十年前的精神贫瘠与物质匮乏,今天的年轻人拥有很大的选择自由,青年艺术家似乎觉得眼前的自由已然足够,也不再关心权利的争取或者社会的现实。

  新一代的艺术家更关注自我的世界,他们的压抑与焦虑更加个人化,他们与60后、70后把个人的焦虑建立在传统、集体与体制的宏大背景上不同,80后90后新青年不愿意把个人摆放在宏大历史和文化背景当中。因此,他们更热衷于在作品中表达私人化的情感。

  在新星星艺术节的几千件参赛作品中,可以看到许多宛如私人日记一样充满小情调、小哀愁的“小清新艺术”,犹如欧美涂鸦翻版的“坏画”,这其实都是艺术家退缩回到自我的小世界里,表达着个人的小感伤与小情绪,或者用“恶搞”来表达自我的游戏心态。还有许多艺术语言“国际化”的创作,但是在那些新媒体和新材料的作品背后,总是透着空洞的意味。在这些作品中,看不到折射当代人的现实际遇与精神困境的“当代艺术”。

  当然,在新星星艺术节的几千件参赛作品中也有不少“另一种状态”的呈现——他们关注个人身份,但不是上一代的集体主义,也不是当代的宅男潮女的小世界,他们尝试用另一种角度去探索自我在当代社会中的位置;他们也表现青春记忆,但不是用泛滥成灾的欧美涂鸦或者小清新风格;他们不是受流行文化图像的影响去创作刺激视网膜快感的作品,而是试图寻找对抗流行文化图像的“绘画性”;他们面对被权力规训、被资本异化的当代人,面对消费主义和流行文化带来的精神困境并不是无话可说——寻找这样的人和这样的作品,也许就是一个青年艺术节的意义。

  我们知道,今天已经不再是充满对抗与颠覆的时代,西方青年不再有五月风暴和垮掉一代,中国也不再有85新潮与现代艺术大展。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重归“为艺术而艺术”的观念艺术和形式主义。当代艺术应该是犬儒主义的天敌,而不是犬儒主义的另一个名字。

  前几天美国大选结束之后,新闻说美国的许多大学生在得知特朗普获胜之后非常沮丧,无心上课,教授也只好把专业课改为课堂讨论。且不说美国大学生所支持的希拉里的精英主义、自由主义和“政治正确”,与特朗普的孤立主义、底层白人民众的诉求,两者之间孰是孰非。至少我们可以看到那些青年人非常关心自己的社会,并且有着表达自己观点的强烈愿望。

  相比之下——以我在国内一些大学做讲座的交流经验,发现同学们除了本专业的技术之外,很少关心这个时代正在发生什么事情,他们甚至不关心艺术圈正在发生的事情。他们未必支持特朗普,甚至不知道特朗普的主张意味着什么,但是有一点他们与特朗普很相似,那就是“筑高墙”——特朗普宣称当选之后要“筑高墙”,在美墨交界处修一道“边境高墙”,然后再对中国筑起一道贸易壁垒的“关税高墙”——这一点颇像许多当代艺术青年,他们宅在家里筑起一道“心理高墙”,两耳不闻窗外事地“为艺术而艺术”。

  我们需要弄清楚一点,“当代艺术”与“为艺术而艺术”的观念艺术、形式主义是两回事。当代艺术不再是古希腊和中世纪那种对外部世界的摹仿,也不再是表现主义时期的艺术家的激情,当代艺术也不是形式主义的语言游戏,而是一种价值观的选择。当代艺术家不仅要对时代提出问题,并且在揭示与对抗中成就自我。

  如果说人必须在不断地发展中完善自我价值,那么艺术也必须如此。如果说当代人必须在对抗权力、挑战庸俗文化中解放自我,如果说当代人必须在时代的冲突中认清自我与世界关系,那么“当代艺术”也该如此。

  对于一个清醒的当代艺术家来说,必须认识到:历史进步论是值得怀疑的,历史不一定呈线性或螺旋形进步,历史有可能倒退,历史的进步并不是必然,不能把今天的一切都看作是一个过渡,并不是必然有一个美好的明天在等待着我们。我们应该把今天当作一个紧急的状态,努力避免一个黯淡的明天。当代艺术就是要戳穿未来天堂的幻境,激发人们对今天的关注,毫不迟疑地在当下行动进行对抗与挑战。

  今天中国有不少的青年艺术节与选秀活动,但它们也“不是一种状态”,有的艺术节是争取资本——他们努力让艺术品取悦大众的眼球,让艺术品成为商品。有的艺术节是争取权力——在观念艺术、形式主义与当代艺术分庭抗礼的今天,新星星艺术节的意义就在于鼓励真正的当代艺术获得历史的话语权。

  第七届艾佳生活新星星艺术节

  The 7th New Star Art Festival

  主题:“Not One Condition:不是一种状态”

  艺术总监:吕澎

  执行策展人:廖廖

  策展评审委员会:王春辰、胡斌、李国华、宋振熙、蓝庆伟、郑闻

  展期:2016.12.26-2017.1.6

  展馆:彩虹盒子美术馆

  地址:河南省郑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经北一路30号

  主办:中共郑州市委宣传部 郑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新星星艺术节组委会

  战略合作:艾佳生活

  协办:郑州市经开区管委会 建业集团 南京德艺文化投资 彩虹盒子美术馆

  特别合作:空行客传媒 威?Ocirc;艺术港

  战略合作媒体:雅昌艺术网 艺术中国 新浪收藏

  廖廖:艺术评论人、文化专栏作家

  (本届新星星艺术节七大学术评委之一)

文章出自:第一艺术网www.first-art.com.cn,尊重版权是美德,转载请保留原地址,感谢合作!

 
 
吉ICP备11002400号-3 服务QQ:175529508 e-mail:zk8312@163.com
   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,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本站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。
Copyright @ 2012-2015 第一艺术网 保留所有权利